快乐12玩法介绍
首页 电视直播 党媒聚焦 今日头条 搜狐号

要闻

时代生活的暖色调描摹 ——评王天明长篇小说《浴火重生》

来源:岳阳新闻网 发布时间:2019-03-05

    晏杰雄  张秋瑾


    《浴火重生》是一部反映普通民众创业经历和生活感悟的长篇小说。它以一场大火为导火索,以主人公李一辉的创业过程为主线,情感生活为副线,展现了漫漫人生中所经历的大大小小的苦难与成功。也塑造了一批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人物,写他们在时代生活漩涡中的命运流转和坚韧持守。小说中的“火”是富有象征意义的。不只是烧毁李一辉工厂的那次大火,而是存在于生活中的苦难、变数、诱惑等。“浴火重生”的对象不是某个人,而是整个时代的人。这是处于时代转型中的无数家庭的浴火重生,更是一个国家的浴火重生。小说由此超越对生活本身的描摹,上升到一种浓厚的中国式温情的彰?#28020;?#20316;者独具匠心地引入日本留学生娜娜的形象,贯穿文本始末,悬念重重,回环曲折,让她的怀抱仇恨与众多中国女性的温情对照,不断展示出绵绵不绝的带有中国色彩的家国情?#22330;?/span>

首先,小说呈现了具有时代深广度的南方生活图景。小说?#24425;?#30340;是地方的时代故事,是一代人的精神印记,具有史诗般的真实?#28020;?#25913;革开放催生了一大批企业家,小说中的一把火不仅拉开了李一辉南下创业的序幕,也烛照了那个时代,实现了从个?#35828;?#23478;庭,从家庭到群体,从群体?#28966;?#23478;的展示。农村女孩易果勇敢的从农村前往大城市,想要见见世面。在经历了委屈打工、没钱吃泡面、住只有几平方米的出租屋后,终于打拼出了自己的事业。小说真实贴切地再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生活,传递出八十年代的时代气息。易果是那个时代女性的真实写照,从她身上折射那个时代整体的生活状态。那是一个强调个人奋斗的时代,个人努力才以一种极其重要的价值凸显出来。小说描摹的人物也是极为普通的大众。无论是李一?#28020;?#24352;春霞,还是李先利、易青青,他们都是那个年代里洞庭湖边随处可见的那些人,拥有着平凡岁月里最朴素的生活,他们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创业,以期获得更为美好的生活。此外,小说中也有因为获得户口替别人背罪而?#36824;?#25276;十?#25913;?#30340;船老五,也?#26032;?#21334;小孩的人贩子,也有心地善良的超市老板,他们都是生活中真实存在的群体,具有广泛的真实?#28020;?#20540;得肯定的是,作者反映生活是扎根土壤层面的。主人公们不是片面化的单一的人物,而是饱满丰富的;人物性格不是一成不变的,而是不断成长变化的;故事内容也不是一览无余的,而是险象迭生,层层深入的。正因如此,作者刻画的才是真实的生活,是不断流动的生活,是饱含生机和活力的生活。就象小说中反复出现的那首歌:“如果没有遇见你,我将会是在哪里;日子过得怎么样,人生是否要珍惜;也许?#40092;?#26576;一人,过着平凡的日?#21360;薄?#23567;说将生活的本质挖掘出来,将人生的易变性和巧合性展示给读者看。

其次,塑造了兼具时代色?#35270;?#28201;良性格的女性群像。小说中有经历过重重磨难却自立自强开饭店的易青青,有经历过腿部创伤却依旧乐观向上开农家乐的大红姐,有不断成长不短成熟稳重的张春霞,也有身患精神分裂症却知恩图报的胡?#40092;Γ?#26356;有聪明伶俐、有胆有识、独?#28304;?#19994;的易果。一方面,作者在塑造这些女?#36234;?#33394;时,将“坚韧”和“独立”贯穿到她们每个人性格的始末。无论生活环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,这两种优秀品质从?#32874;?#22833;,她们是一批富有独立意识和中华传统美德的女性,是八十年代南下打拼的时代女性的代言人,更是“新农民”的代表。这正是传统?#38590;?#20316;品中从未出现过的新的女性形象。当然,她们中也有人有过迷失,李一辉的女儿由于母爱与父爱的缺失变?#27809;?#37329;如土,张春霞也曾因为腿部残疾而萎?#20063;?#25391;,但是最终她们都成长成熟,向善向上,?#19994;?#20102;精神救赎的途径。另一方面,作者通过日本留学生娜娜与张春霞等中国女性的对比,体现具有中国文化?#33258;?#30340;女性品格。与娜娜的仇恨心理不同,张春霞、易青青、胡?#40092;?#31561;人都具有中国传统女性独有的温情,她们温厚、善良、淳?#21360;?#22312;当下不少现实小说中,奋斗女性在表现出过?#35828;?#35782;的同时,往往伴随着精打细算、过于精明等缺陷。但王天明《浴火重生》中的女性却显得尤为质朴,极具人情味,保留着中国传统女性重视家庭、知恩图报、与人为善的温情,而不仅仅是新生的都市女?#28020;?#36890;过这两方面,小说创造出具有时代特征和中国风度的女性形象,反映了时代浪潮中的新生的中国女性的活力。她们在事业上精明能干,在生活中温暖善良。

除了塑造温情的女性外,小说处处充满着对温情生活的描绘,对温暖世界的追寻,使作品精神内涵得以升华,指向一个较为理想化的温暖和谐的社会。作者不是简单地在进行生活书写、时代描摹,而是在暗示生活的底色应当是宽恕和善良,社会的目标应该是和谐互助,这种家国情怀主要体现在故事结尾的处理上。小说最后,作者写道:“李先利总是?#23545;?#30340;跟着李一?#28020;?#19977;个月后,满头白发的娜娜也回到了?#22303;?#22478;,她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中国了。”作为年轻一辈的李先利在酿成大错后终于悔改,总是跟着李一?#28020;?#20174;表面上看这是一种人性的回归。?#30001;?#23618;次来看,李一辉是坚韧、温暖、善良的代名词,李先利的跟随正是对这些优秀品质的认可,这恰恰透露出作者的社会理想与精神追求。而娜娜的不离开,一方面是出于忏悔,一方面则是出于对中国的眷恋,而这种眷恋的本?#26102;?#26159;对中国温情的难分难舍。总之,中国人民的美好、善良、真实、有情有义都在文本中得以展现,中国式的温情由?#35828;?#20197;彰?#28020;?#36825;正隐喻着作者对时代生活前行的美好期盼与希望。

作者的?#24425;?#26041;式也是有地层温度的。没有刻意的炫技或者雕琢,?#24418;?#24179;实顺畅,叙述扎实有力,布局自成一体,以朴素的话语勾勒出生活的细节和人性的本色,较好体现了作者的写实功力和把握复杂现实的能力。小说中的娜娜经历了出现——离开——回归的地理转移,李一辉与娜娜的生活交往的描写被作者拿捏的恰到好处,整场复仇计划也写得滴水不漏。在实在生活叙写的同时体现出精神意味,主题阐发充分。情节上?#25165;?#19978;圆融娴熟,没有明显的纰漏,经得起挑剔读者的检验。

责任编辑:陈姣
快乐12玩法介绍
七星彩票软件 杰克棋牌官方安卓三通 五子棋大师2无限版 利息赚钱软件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百宝彩安徽11选5走势图 百家乐电子路单 1000炮捕鱼游戏机厂家 大乐透17133期号码预测